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605章 会议评价

    会议的时间很长,一直开到下午两点多,随即在梅苑大酒店进行了简单的午宴,随后又形如开了工作会议,杨飞云作了重要指示。这一套程序走下来,下午基本上也就结束了。

    根据事先杨飞云的行程安排,他是不在梅安吃饭和逗留的,会议一结束就走,不过散了会之后,他并没有动身离开的意思。林小冬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交流机会,只是还没有到下班时间,所以林小冬将杨飞云引进了自己办公室边上的会客室。

    杨飞云端坐在会客室的沙发上,并没有急于开口,只是默默地抽着烟。

    市委书记在侧,林小冬自然不敢托大到安坐着让秘书来泡茶倒水,这些都是需要他自己亲自去做的。

    林小冬泡好茶水,端放在杨飞云的面前。杨飞云一直在默默地观察着林小冬,对方既保持着对领导的尊重,又显得极其自然,无半分的矫柔造作,很是难得,不由暗暗点头。虽说并不能从一件事情上去判断一个人的心性,但是人真实的一面往往都是从小事上有所反应的。其实杨飞云对林小冬的观察从林小冬上任梅安县委书记的第一天就开始了。虽然杨飞云也是从年轻走过来的,但是对于年轻人仍然持有那么一点质疑的态度,所以林小冬在刚就任时的周志波事件上,他没有干预插手,他里面的水有多深多混,知道林小冬会无功而返。

    现在的年轻人遇不到半点挫折,顺风顺水谁都可以,他就是想看看遇到挫折后的林小冬会是什么反应。林小冬遇挫后,并没有向他求助,也没有采取进一步的动作,这一度令杨飞云认为林小冬是个不堪大任的怂包,但是经历了民主生活会前林小冬和胡顺林的汇报以及刚刚的民主生活会之后,杨飞云改变了看法。

    作为市委书记,对于下属的来历自然要清清楚楚,胡顺林作为京都市委副书记的儿子,居然甘于人后,这其中固然有策略的原因,但与林小立也有着莫大的干系,如果林小冬真是个怂包,胡顺林会有这种隐忍的策略?而民主生活会上,林小冬的自我剖析,固然是对自己的反思,也是向众人释放了一个讯号,下一步他会针对反思出来的问题开展工作,这是一个强硬的手段。虽然利用规则请自己民主生活会有敲山震虎之嫌,但这也是借势的一种体现。如果连这一招都不会用,他根本不可能在残酷的政治斗争中存活下来,更别说脱颖而出了。而这个小家伙的目的似乎还不仅于此,那番隐然外露的杀气可不完全是给梅安人看的,还在试探自己的反应,可谓用心良苦。既然如此,干脆把戏给演足了,所以晚上不但留了下来,还会接受林小冬的私人执行。

    “小林,别忙活了,坐下来说话。”杨飞云拍了拍身边的沙发,待林小冬坐下来才道,“小林,今天的民主生活会你感觉怎么样?”

    面对杨飞云的问题,林小冬并没有正面回应,只是道:“杨书记,我认为民主生活会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有没有效果那还得因人而异。清正之人即使不参加民主生活会,也会时时刻警省自己,败落之人就是天天开民主生活会也是无济于事,因为他们会为自己找寻各种各样的借口。台上满嘴仁义道德、台下满腹男盗女娼之辈比比皆是。一边洋洋洒洒地强调应该如何预防和治理腐败一边进行着腐败的人同样不胜枚数,更有甚者,在反腐会场被带走的例子也是随手可得。这些无不证明,召开民主生活会只是一种相对温柔的纠正手段,就像一些门锁,是防君子不防小人的,对于那些不能洁身自爱又死不悔改的人,跟他们说道理,指望他们自己改过自新,那无异于痴人说梦,必须通过法律的手段予以制裁。所以说,看民主生活会是否有效,一是看自我剖析的深度够不够,有没有触及到灵魂深处,这是态度问题。二是要看整改的实效。光有态度,意识到不足却不加以改正,那也不行。所以今天的民主生活会,严格来说,并不成功,顾左右而言他,要么是对自己认识不足,需要组织的帮助,要么就是问题严惩不敢说,而在指出他人不足的环节上,老好人思想一定程度存在,完全没有达到所要求的‘红脸出汗’。杨书记,这是我对此次民主生活会的评价。”

    杨飞云暗暗有些心惊,这个小家伙还真是什么都敢说啊,刚刚的一番话,若是传扬出去,恐怕又会引起一片波澜了,不过说的也不无道理,算是替自己说出了一些心声,旋即不动声色道:“你说的这些情况普遍存在,有共性也有个性。共性咱们不作讨论,就以梅安为例,谈一谈个性问题吧。”

    其实这一次把杨飞云请来参加民主生活会,并非像众人所猜测的那样是林小冬扯虎皮做大旗,狐假虎威,更非完全是想起震慑作用。堂堂县委书记掌控大局还需要搬出身后的大佛,岂非显得太无能了?

    林小冬到梅安的时间不长,对市里的情况几乎是两眼漆黑,而他也不想从林哲宇那儿去了解,毕竟他已经帮了自己一次,而他帮这个忙,一来是因为高轩的缘故,二来也是因为梅安是他的根据地。在关系没有达到能够互通款曲的地步时,林小冬不想被人看轻,况且这是一个交换利益的世界,人家是常务副市长,林小冬根本没有与其平起平坐的资本,尤其是还没有拿出成绩之前,更不能冒然行事,而且关于市里形势,林小冬宁愿相信自己的判断,毕竟立场不同,判断的结果自然也不尽相同,而要想了解形势,市委一把手自然是最佳的对象,当然,这也是林小冬兵行险着,万一杨飞云不鸟他,他恐怕要落个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的下场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