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怀念五中,感谢鑫哥

    还有一位和我的正常高中生活无任何关系的兄弟,他出现在我和阿黄在五中补习的时候。之所以说他和我正常的高中生活无任何关系,是因为最后一年的补习时光缺少正常高中生活的激情,全班同学都沉浸在一种沉闷的学习氛围中。

    我和阿黄在最后一年的补习中坐在教室最后排靠窗户的地方,一转头就可以看到外面的乒乓球案子,以及认真打乒乓球的人。这位陪我至今的兄弟叫韩鑫,由于和韩信谐音,我常用能够忍胯下之辱来“激励”他。

    最后一年补习时间,我们三人在后排公开的和老师叫板,上课玩游戏,吃东西,所有80后高中生搞过的课堂动作在我们身上重新彩排了一遍。唯一遗憾的是当初的智能手机还未在中国普及,我们缺少现在高中生时时不离手机的体验。

    有时候我也在想,如果当初我和阿黄没有到同一所学校补习,如果我们没有遇到鑫哥,我们的青春会不会走样,我们未来的日子会不会改写。回不去的就是回不去了,回忆只是让我们重新活了一遍,但什么都不会改变。

    我已经说过这个世界是公平的,我们三在课堂上和老师公然叫板的结局就是高考时全部落榜。鑫哥为了追随他的爱情,毅然踏上了南下的列车,去了九江。他的女友魏霞较他早一年毕业,等他大一时,魏霞已经是大二的学姐。等他大三的时候,魏霞回到了银川,找了一份工作,开始上班生活。

    鑫哥毕业后在南方一家造船厂实习了一段时间,后来又追随魏霞的脚步回来了,也在银川找了一份工作。偶尔会在朋友圈晒一晒他和魏霞的幸福,也算是对他们十年长跑终成眷属的交代。只是鑫哥,每当你和魏霞恩爱的时候,还会不会想起那个和你有过一夜之缘的七班姑娘?

    在五中的光带中,印着我们年少时的无知和烂漫,五中门前的金牛谷诗,有过我们羡慕的青春回忆,小巷子的饭馆里,藏了太多忘不了遗憾,还未注胶的篮球场上,也有过我们流下的汗水。

    记得有一年,我去五中拍照,有路过的同学看着我手里的相机说:“可能是以前毕业的,留回忆来了”,笑着扬长而去,可她们是否会想到多年后也将变成现在的自己。回忆太漫长,谁能留得住。

    记忆中还有那间彩票室,我们用省吃俭用下来的早餐钱打了多少次彩票,却一次大奖也没有中过。我和阿黄、鑫哥一次次猜着可能中奖的号码,分析的头头是道,结局总是不随人愿,悲哉、悲哉。

    彩票室的旁边还有一间小诊所,也算是一段唯美的记忆吧,物是人非后,我们都已不再是当初的自己。有人还是青春的模样,有人已经老气横秋。还有协和医院旁边的登元汆面馆,如今再也吃不出当初的味道了。

    记忆中教室门上的玻璃有一次掉下来,砸伤了韩鑫的头,不是很严重,但也经过了一番包扎,给头上弄了一个网套,我和阿黄总是对韩鑫头上的套套细细端详,不断感慨着说“不错、不错”,阿黄邪异的眼神里透露着对鑫哥的嘲笑。

    五中结束后在一次干活中我的头也被砖块砸伤过,可能是当初笑话鑫哥得到的报应,鑫哥和阿黄前来看我,那眼神中也是一番嘲弄。我和鑫哥说阿黄肯定也要来一次头破血流的,可惜天不作美,我们等了很多年也没能如愿。

    天不作美有时候也是时候未到,当有一年阿黄瘸着腿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我和韩鑫总算长出了口气,感叹报应总算来了。只见阿黄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走到我们面前时,这么多年的兄弟仇恨,一下子就释然了。

    阿黄拄着拐杖的样子真像一只三条腿的哈巴狗,我和鑫哥走在前面,不断催促他快点、快点,那滋味真是太爽。现在想来,依然意犹未尽,让人不免怀念当初的日子。

    用鑫哥的话说,他补习班唯一的收获就是认识了我和阿黄。大学刚毕业后联系最多的就是韩鑫了,时长去银川,大多时间住在他家。鑫哥后来遇到了一场意外,也是生命中的一次转折点,他辞去了工作,选择了独自创业。人生的风波不断,虽然现在还未到达成功的顶点,但我知道,总有一天,我的兄弟终会成功,就像能忍“胯下之辱”的韩信一样。

    我们在这个世界上走走停停,回首间还有很多值得留恋的人,还有很多记挂我们的朋友,也是人生一大幸事。曾经的岁月悄然流逝,曾经的故事慢慢淡化,可总有一些人,活在我们的心底,是我们人生中常驻的居民。

    也许有一天,时光催促的我们都变了容颜,生活逼迫的我们都弯下脊背,但一起多年的情谊定不会因时间的无情而枯萎。只愿岁月不老,容颜不改,每一个认真生活的人都能被时光温柔相待。

    故事里的人很多很多,我试图回想起所有曾生活在我身边的朋友们,可我清楚,时间太久,很多人在我的视线里模糊了。那些我写到的人,感谢你们曾经出现在我的世界里。那些我没能写到的人,请原谅,并不是我不愿意写下去,只是回忆是一件很烧脑的事,我无法保证把每一个人的故事描述的惟妙惟肖。那些留在毕业照上的微笑,请记得,你的世界我曾经来过;那些珍藏在同学录里的挚友,请记得,我的世界也曾经有你。

    但愿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还能想起你们的故事,还能记得那些纯真的岁月,还能听见你们爽朗的微笑,还能用文字留住你们的青春。即便时光不见了,还愿青春不终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