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他在等。

    急切的等。

    齐梅也在等,只是她是坐在沙发等的,她叫了南雪生好几次坐下来等,但这个男人坐不住,只能由着他了。

    听到门口佣人说南思齐和云梦回来,她就直接过去的。

    南雪生也停下来,看着,门口处,找着南小贝。

    家里因为有暖气,进来之后就暖和很多,云梦换了拖鞋就脱了身上的大衣,转身要去挂上,南思齐先一步帮忙拿过去挂在架子上,这才一起进入客厅里面。

    “思齐,小贝现在怎么样了,你有她的消息了吧?”齐梅着急的问出来,南雪生也巴巴的望着。

    这都快要天黑了,也不见南小贝一起回来。

    南思齐面对他们,深吸口气过去沙发那边,才看着两个人的。

    齐梅一脸急切,“思齐你快急死我了。”

    “小贝的身体不太好,现在留院在观察,妹夫在照顾她。”

    “我就说新诚这孩子靠得住的。”齐梅突觉松了口气的。

    南雪生看着南思齐,“那黎远帆呢?”

    “现在医院的人就是黎远帆。”南思齐在沙发坐下来,端过茶几上的水杯喝了口,“我给尹新诚打过电话了,他说他跟小贝不过是逢场作戏,他会祝福小贝和黎远帆,同时也觉得的很抱歉,希望你们不要怪罪他。”

    “那,那你刚才说的妹夫是…”齐梅有点懵了。

    南思齐看着齐梅两秒才开口,“是黎远帆。”

    “小贝的孩子也是黎远帆的。”

    “你说什么?”齐梅震惊的瞪大眼睛,顿觉肢体无力的跌坐在沙发,“孩子是黎远帆的,这怎么可能?小贝是什么年纪,他什么年纪,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

    “混账!”

    南雪生气呼呼的咬牙,拿出手机来就给黎远帆打电话。

    南思齐起身过去,大手拿过他的手机,“爸,事情既然已经这样,我们何不成全了他们?”

    “成全?”南雪生只觉得不可置信,“你说的容易,你妹妹才多大,他多大?这个黎远帆看着道貌岸然的,没想到,真是没想到啊,他竟然一直对小贝存着这样的心思。我一直把他当成朋友,他怎么下的去手…”

    南雪生接受不了这件事情,胸口剧烈起伏着。

    齐梅担心的过去扶着他,顺着他的胸口,“雪生你别着急上火啊。身体要紧。”

    “这种事情都出来了,我怎么能不着急上火,快,立刻把南小贝给我叫回来,我还就不信了,这丫头会这么糊涂。”

    心脏难受的厉害,南雪生的脸色也差了许多,他脚步虚浮的退后,最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面,手扶着胸口,感觉快要喘不上来气。

    齐梅赶紧的到楼上拿了药下来,云梦给南雪生倒了水服下。

    南雪生闭着眼一会儿,才慢慢好转起来。

    南思齐无奈的看着他,“小贝爱他,就算不嫁给他也要生下孩子,甚至为了让我们安心,还雇了人来演戏给我们看,爸有想过这背后的原因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