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而且张华还发现,这功夫衫老者,体内气息絮乱。

    这样的情况,张华之前见过很多次,典型的走火入魔症状,明显这功夫衫老者的修炼运气方式是错误的,而且修炼的时间还不短了。

    张华不用想都知道,如果这老头在继续按照错误的功夫修炼下去,要不了半年的时间,铁定会一命归西。

    虽然在地球上能发现一位修真者让张华稍显意外,但这老头是死是活,和他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所以他是不打算管的。

    在功夫衫老者的身边,还站着一个青年,年龄二十岁上下,眉目如剑,轮廓分明,穿着一声黑色的劲装,倒是不失为一个帅哥。

    “段老弟,我又来叨扰你了。”

    功夫衫老者在青年的搀扶之下,走到了柜台旁边道。当他看到桌子上名贵药材的时候,他的脸上不由露出了一丝诧异之色。

    “阿峰,快扶赵兄到凳子上坐下,我这就进去为你取药。”段天明连连说道,在这东海市,能让他尊敬的人不多,这功夫衫老者绝对算得上一个。

    说起赵景辉的履历,十六岁参军,戎马一生,更是参加过那场关乎华夏兴亡的远古大战,曾在战场上以一己之力,在只有一把大刀的情况之下,斩杀了倭寇整整一个小队,为国家立下了汗马功劳。

    而且赵景辉为人正直,虽贵为大校军衔,却不忘国家安危,教授诸多门徒,为军队输入了大量的特种人才。

    如此人物,他段天明心中,只有两个大写的服气二字。

    但天公不作美,本该颐养天年,享受天伦之乐的赵景辉却因以前的年年征战,导致身体诸多暗疾,时时刻刻都饱受着內疾病痛的折磨。

    段天明虽然有心帮赵景辉一把,但奈何自身水平有限,无能无力。

    其实不用说他,就连整个华夏诸多顶级医院,享誉国际的名医,都没有一个能够为他减轻病痛。

    辗转多次之后,赵景辉似乎也开始认命了,回到了故土,开始用中医之术慢慢调理,不求能延缓性命,但求能减轻那么一丝的痛苦。

    “小兄弟,你是来为长辈买药的吗?”

    段天明进屋之后,赵景辉便转过头望着张华道。现在的年轻人大多数都不信中医,而是去选择疗效极快的西医,所以赵景辉对张华在这回春堂,倒是产生了一丝好奇。

    张华摇头道:“我打算用来自己炼制药液。”

    他的话音一落,赵景辉旁边的青年顿时嗤笑了一声,中医之术博大精深,一个比自己年纪还要小几岁的家伙,竟然说自己要炼制药液。看那一本正经的样子,还说的跟真的一样。

    赵景辉倒没有劲装青年那么夸张,但还是忍不住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这些年他寻访名医无数,自然知道中医一道,乃华夏珍贵传承,张华小小年纪,怎么也不像是懂中医的样子,反而更像是小孩子过家家般闹着玩的。

    “莫非小兄弟还懂中医之道?”赵景辉望着张华皱眉问道。

    “小小中医,又有何难?”

    张华双手插袋,淡淡的开口说道。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